万能黏肆

·何德何能/·洋灵是底线/红豆同id

[长得俊]你也可以喜欢我吗

-最近弄论文弄到头秃

-入59这么久竟然还是第一次搞了59文学

-ooc 勿上升

-短小 一发完

-59是真的

“林彦俊一定是从爱里长大的男孩子,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看,最干净的人。”

在尤长靖的日记本里,加上了这样的一句话。
这时的尤长靖合上日记本,慢慢的吐出一口气,回过头,看见了正坐在沙发上看ipad的林彦俊,旁边的范丞丞和justin咋咋呼呼的,下午三点钟的阳光从落地窗斜射在林彦俊安静的侧脸上,打出一片阴影。
毫无烦恼快快乐乐的过了24年的尤长靖,突然有了一个让他发愁的事——

怎么才能让林彦俊喜欢上自己呢。

24岁的尤长靖前思后想的也得不出结果,别人都是暗恋的没心思吃饭,可尤长靖却比之前吃的更多了。
“我这是化悲痛为食量!”尤长靖拍开阻止他继续吃的陈立农。“悲痛?你有什么烦恼哦。”18岁的陈立农第一次发现大马甜心竟然也有烦恼,瞪大了小眼睛。尤长靖叹了口气,撑着胳膊说“你不会懂的。”林彦俊恰巧走过来,用指节敲了一下尤长靖的头,“怎么不吃了。”尤长靖立马告状,“农农非不让我吃!”旁边的陈立农目瞪口呆“怎么是我诶。”林彦俊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豆奶,“我有小面包,你吃不吃。”“吃!你可以扶我起来嘛。”尤长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要求,林彦俊伸出手,尤长靖立马搭上去。“手好凉哦。”林彦俊轻轻皱眉,把手中温热的豆奶杯放进尤长靖手中。

“林彦俊今天牵我手了诶!还把杯子放进我手里哦。”

晚上,尤长靖满意的把这句话放进了日记本中。“尤长靖,怎么还不睡觉。”林彦俊的声音从浴室远远传来。“快啦,你洗完去睡吼。”“嗯,快去睡,明天早起练声。”“知道啦。”
躺在床上的尤长靖看着天花板,心里一个接一个的放着小烟花,尤长靖抱着被子在床上打滚,吵到了隔壁床上的王子异,“bro还不睡。”尤长靖弯着眼睛道“马上!晚安。”

一清早的尤长靖元气满满的打开每个人的房门叫起床,得到一片哀嚎。“长靖,不用这么早吧!”范丞丞把被子蒙到头上。“不可以哦,要早起,身体好。”旁边叼着牙刷的林彦俊走过来,靠在尤长靖身边的门框上,“你是小学生吗。”“对啊,我02年的。”尤长靖一本正经的讲。

但是今天格外元气的尤长靖,却在训练之后突然情绪低迷。朱正廷肩膀上搭着毛巾,坐在尤长靖旁边,“怎么啦。”尤长靖凑过去小小声声的说“看林彦俊和农农啦。”朱正廷顺眼望过去,两个人正搭着肩膀聊天,哦,原来是吃醋了。

朱正廷是知道尤长靖心意的人。

那天尤长靖照常趴在桌子上偷偷摸摸的写日记,“今天也好喜欢林彦俊啊。”朱正廷过来了,尤长靖吓得蹭一下窜起来,“你走路没声音哦!”“哪有,你自己写的太投入了。”然后朱正廷指指桌子上尤长靖没来得及捂住的日记本,“这是什么。”“没什么啦……”尤长靖心虚的拿小胖手盖住,“你喜欢林彦俊啊,哎其实没啥的,我们都能看出来。”尤长靖有些震惊地问“都?”“你藏的太不好啦。”

所以此时此刻,尤长靖的小情绪即使告诉朱正廷也没关系。

可能情绪真的能影响到身体状况,低迷了一下午的尤长靖在第二天早上起床时发现,他的额头温度略微有些高了。“咔哒。”门锁打开的声音。“尤长靖,怎么还不起床。”“我……好像有点点发烧。”尤长靖一开口发现嗓子也有些沙哑,“发烧?”林彦俊快步走到床边,用手探了探尤长靖额头的温度,但刚洗过手的林彦俊收很凉探不出来,便轻轻俯下身,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尤长靖的额头——

“像在接吻一样。”这是尤长靖心里唯一的想法。
“好像真的有点热哦,你今天不要去练习了——咦,你脸怎么这么红。”罪魁祸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问,“发烧了啦!脸当然红……”制霸点头。

“长靖彦俊!快——点!”门外传来了蔡徐坤催促的声音。林彦俊露出一个头,“尤长靖发烧了,我在家里陪他。”“那……”蔡徐坤还想说些什么,被朱正廷一把拉走,“快走吧快走吧彦俊在呢别不放心了。” 生生的噎回了队长那句“我就是因为他在才不放心。”

屋里的人都走光了,诺大的房子只剩下他们两人,还真有些空旷。“你要喝水吗。”从未照顾过人的林彦俊沉默了两秒后开口,“……好。”

林彦俊出去倒水,尤长靖摸摸自己发烫的脸,满脑子都是林彦俊微凉的额头靠在自己额头上感觉。很美好。

喝了水之后,“好饿哦。”尤长靖摸摸自己瘪瘪地肚子,“那我去做些吃的,吃完饭吃药。”

尤长靖没想到林彦俊还会做饭

更没想到林彦俊在这里第一次下厨是为了自己。

看着林彦俊系上围裙熟练地切菜时,尤长靖只觉得三个字,不真实。

林彦俊回头看到愣愣地站在厨房门口的尤长靖说“怎么出来了,厨房这边冷,你不要再着凉,穿好衣服去客厅。”尤长靖梦游一般的走到了客厅,刚刚让他恍然觉得他们两个似乎已经是在一起生活了多年的爱人。“可现在我们连恋人都不是。”尤长靖有些泄气的想。
“该怎么让林彦俊也喜欢上自己呢。”

尤长靖开始思考这个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直到林彦俊端着菜出来,用手在尤长靖眼前晃了晃,“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尤长靖赶忙摇头讲没有,然后跑到餐桌跟前,“哇,林彦俊你做菜好棒哦。你是我心里top1”“你在大厂就讲过了,多吃一点,然后去吃药。”

“林彦俊竟然做菜给我吃了诶,他会有点点喜欢我吗。”

尤长靖写完后心情很好,就一蹦一蹦的走到天台去吹夜风,林彦俊也跟了上来,“你上来干嘛啦。”“我也来吹风。”尤长靖把头转过去,说“林彦俊你看,那几个家中亮起来的灯,像不像星星。”然后没等林彦俊回答,又自顾自的说道“林彦俊你就像我的星星诶,但是太远了,我好像够不到你。”一语毕才发现在此情此景这句话不免有些暧昧。尤长靖白嫩的皮肤浮上绯红,转身想下楼,却被拽住了手腕。林彦俊将人扳过来,强迫尤长靖与自己对视。“那你知道吗。”

林彦俊与尤长靖讲述了一个故事。

“你知道我为什么洗澡这么久吗,因为我要等你回房睡觉我才可以安心回房间。”

“在大厂时候It's OK我速度了一次排练,因为当时你嗓子不舒服,我去找医务老师问了之后去食堂让师傅帮忙熬了一碗酸梨汤和晾好的温水放在了你寝室。”
“你记得吗,夏天我有整整两周没理你,你知道为什么吗,那天你从外面回来好渴,然后用小鬼的杯子喝了一口水。这件事到现在提起来我都很生气。”

盯着尤长靖错愕而又惊喜的圆圆的眼睛,林彦俊一字一句的说“所以,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尤长靖笑了,面部五官全部舒展开来的笑了。林彦俊上前一步,问到“那么,你也可以喜欢我吗。”

尤长靖用一个怀抱回应了这个问题。

“以后不要和谁都玩的那么好,我会吃醋。”林彦俊把尤长靖的头放在肩膀。

“嗯,你以后再敢和别人那么近讲话,小心我打死你哦。”

额头印下一吻,“走啦,好冷。”“牵手。”“好。”

End.

如果1.前码完就发
不带tag
天凉好个秋

我就是喜欢七屿老师

下篇富贵皇权🚗

这是在被逼磕富贵皇权

不带tag了

随缘见

你们还想看四花么
正经的问

占tag抱歉

To:关山寒《笼中丽色》

“除非你死,否则别想离开我。”












“就算是死,我也要离开你。”


这是曾经的他们。

















离开了,黄明昊在手腕纹上了一只鲜活的橙子。

“你说,他是恨我,还是爱我。”















他说出的爱,含糊不清,他不敢相信这样的爱还能回来。

但当王琳凯张口向黄明昊说 “当初你非得从上面纹个橙子,不就是为了恨他一辈子,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吗。”

















范丞丞说“你千万别在说恨我了。”
“我真的很害怕。”









在太太笔下的人物都是活的。


为了弟弟而不得不卑微低下的黄明昊。

为了甩掉肮脏过往的范丞丞。












他们都在为了自己的目标,努力地去争取。





















只是争取方式不同罢了。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而每个人都没有资格去嘲讽任何一个人。












“因为我们生来如此。”



























没有华丽的语言来表达我对《笼中丽色》的情感。

送给 @关山寒   送给《笼中丽色》

我是魔鬼哦

四花恋爱日常事
偶练四大金花琐碎恋爱日常第二十八话+二十九话来啦
磕偶练cp
戳我28
点我29
啾咪💜